• 新聞熱線:0816-2395666
    設為首頁
    加入收藏
      您现在的位置: 首頁 > 文化 > 正文
    鄉壩月兒圓
    发稿时间:2021-10-31 08:10   来源: 綿陽日報

      □蒲曉蓉(游仙)

      童年的山村,西山的夕陽還未完全落下,晚霞還未褪散殆盡,東面山坡上便依稀有了透明微白的月影,和著炊煙裊裊,媽媽長一聲短一聲的喚歸開始。村子里,空曠寂寞了一天的院壩逐漸喧鬧起來。白天里那些放牛的、割草的、替爹媽帶了一整天弟妹的孩子們終于有了點空閑,一個二個像扯斷了韁繩的野馬,吆五喝六聚到了一起,開始嬉笑打鬧,丟窩、斗雞、打沙包、跳房子,偷閑時光最難得,不從日薄西山玩到月過柳梢,這群貪玩的主絕不回歸各自土坯壘成的家。

      月光下,場院的地面泛著朦朧的白光,我們除了打沙包斗雞跳房子,偶兒也在院壩的竹林旁蕩秋千:找兩株長得壯實的有一定間距的竹子,在竹子中間拴上拇指粗的麻繩,麻繩上綁上一個小板凳,一個簡易的秋千就做好了。無論男娃還是女娃,秋千上只要一坐上人,兩側或者背后便會有小伙伴爭相來推。隨著秋千的起送,咯咯的笑聲便也飛了起來,秋千蕩得越高,笑聲就越激越,隨著笑聲的飛揚,棲息在竹林里的鳥兒們驀地被驚起,噗刷刷亂飛,頭上月亮被驚得走了位,地上的竹影也被搖得零碎散亂,顫動不已。竹林旁可以打秋千,石磨地溝邊更適合打仗捉迷藏,尤其是男孩子們,三五結對分成兩派,端著用木枝樹杈做成的“ 機關槍”,或匍匐在地溝邊,或躲在磨盤后,嘴里噠噠地互相“掃射”,偶爾還會有人“哎喲”著應聲倒下,如果有一方從“戰壕”里一躍而出的話,那就意味著另一方該舉手投降了,整個過程做足了戲,實在過癮刺激。

      沒大人的時候,我們玩得酣暢放肆,有大人的時候,我們也不忌憚。月色好的夜晚,大人們會紛紛端著躺椅涼凳到院壩里來乘涼,好夜色不能辜負,他們通常會把孩子召集起來圍坐一圈,比賽剝包谷或者花生什么的,那其實也是挺有樂趣的一件事。我們每人一把刮子(沒有刮子的,就用玉米骨代替),一個裝滿玉米棒子的小筲箕,等不得大人一聲令下,玉米粒便像下雨一樣四處飛濺,頃刻間,周圍全是唰唰唰的聲音,誰處的雨聲越急,說明誰的速度就越快,到最后,小筲箕里玉米棒子剩得多的人會罰講一個小故事。故事大多是天上的神話傳說,比如嫦娥奔月、牛郎織女,還有七仙女下凡之類,總之很讓小孩子神往。遇到手上沒活兒的時候,人們也會在院子里鋪放一張大大的曬席,大人們就盤坐其間談論家長里短、天氣莊稼;孩子們則橫七豎八躺上面仰天看月,偶爾遇到有小孩子手指月亮,便會有大人立即喝止并教唱一首兒歌:月亮婆婆,你莫割我耳朵,我的耳朵是個鐵鐵,把你刀刀打成缺缺。不然,晚上睡著了,耳朵就會被天上飛下來的月亮婆婆偷偷割掉一小塊的。

      童年最難忘的月夜,便是踩著白月光過河壩,越土坡,翻山越嶺去攆看壩壩電影。月光下,一通向前的田埂河堤也罷,彎彎曲曲的山間小路也罷,被月色淘洗得清幽明凈。斑駁的樹影一路延伸,人們腋下夾著小板凳,手中扯著大的,懷里抱著小的,后面跟著中不溜的,三三兩兩說說笑笑,高一腳矮一腳地奔走在凹凸不平去看電影的鄉間小路上。對于小孩子來說,與其說是去看稀奇看電影,不如說是去享受大人們在鄰村鄰社為他們開辟的又一個臨時樂園。村村社社的空地上,場內場外擠滿了人,往往場內銀幕上人影晃動,場外童聲喧嘩,小家伙們沒一個安身冷靜,扮解放軍對峙槍戰,東躲西藏捉貓貓,嘻嘻哈哈追逐打鬧,古老的節目怎么也玩不乏味。待電影接近尾聲,場內開始騷動,聽著大人們扯著嗓子牛娃狗娃的呼喚聲,小東西們便知道夜歸的時候到了,方才磨磨蹭蹭依依不舍地和新結識的鄰村玩伴告別。頭頂著同一輪明月,黃發垂髫傴僂提攜,人們結伴而歸,這時候,月下的鄉間小路就沒來時那樣喧囂了,除了樹影,除了匆匆的腳步聲,一切歸于寧靜,因為這會大人們背上背的、懷中抱的早已進入了夢鄉。也難怪多年以后,那些進入夢鄉的孩子,壓根不記得當年自己看了些什么電影,對他們來說,電影是殘缺不全的,屏幕上的人影也是模糊不清的。倒是那月光,那樹影,那小路,那懷抱,那些新老小伙伴,幽幽然浮現眼前,恍若昨日。



    相关新闻:
    图片推荐
    国产精品边做奶水狂喷有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