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新聞熱線:0816-2395666
    設為首頁
    加入收藏
      您现在的位置: 首頁 > 綿州大小事 > 正文
    脫下軍裝換工裝 抗美援朝老兵憶“三線”
    发稿时间:2021-10-31 07:51   来源: 綿陽日報
      摘要:18歲時,他義無反顧參軍當兵,從綿陽三臺到千里之外的朝鮮駐守“三八線”,參加抗美援朝援建;退伍回到綿陽,在躍進路上投入到轟轟烈烈的三線建設中。

    徐德成老人近影  

      18歲時,他義無反顧參軍當兵,從綿陽三臺到千里之外的朝鮮駐守“三八線”,參加抗美援朝援建;退伍回到綿陽,在躍進路上投入到轟轟烈烈的三線建設中。退休后,他仍然發揮余熱,成為“紅色宣講團”成員,給年輕人講述老兵愛國奉獻的故事。如今,84歲的徐德成說,“我一天是兵,永遠是兵,只要有需要,我還會繼續講好紅色故事,讓更多人知道老一輩英勇報國的故事。”

      1 立志報國當軍人

      在涪城區工區街道見到徐德成老人的時候,他正在整理給記者的資料,有參加抗美援朝、三線建設、紅色宣講的資料,還有他獲得的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紀念章、獻身國防事業30周年紀念章、光榮在黨50年紀念章,等等。紀念章安靜整潔地擺放著,可以看出老人十分珍惜這些榮譽。

      今年84歲的徐德成雖然頭發漸白,但因為平時堅持運動,身體看起來十分硬朗。退休多年,老人沒事的時候就愛往躍進路上走走,哪怕僅僅是路上的梧桐樹、破舊的紅房子,都能讓他想起過去的點點滴滴。“時間過得真快,從18歲離開三臺當兵去朝鮮,再到躍進路上,已經大半個世紀了。”

      1937年,徐德成出生在三臺縣曙光鄉。1949年上半年,徐德成來到三臺縣城,跟著師傅學做餅子。學徒的日子并不長久,1949年12月三臺全縣迎來了解放,在時代浪潮的大背景下,徐德成的人生也有了改變。

      解放后,徐德成回到曙光鄉,因為年紀太小,他在曙光小學讀起了書。“如果沒有解放,我根本不可能再讀書,可能還會被抓去當壯丁。”徐德成說他幼時讀過一段時間私塾,但因太窮,不得不輟學。“當時家里全年最多收9斗谷子,固定交3斗公糧,讀私塾還要交3斗,剩下的3斗根本就無法維持全家人日常生活,只有過年過節才能吃頓干飯,平常全家幾乎都是以玉米紅薯度日。讀了一段時間后,我不得不放棄。解放后,讀書半學期費用只交2角錢,加上爺爺和父親認為讀書才能有出路,于是我重新回到學校,也才有了改變命運的機會。”

      1955年,徐德成看到貼在村里的招兵公告,萌生了當兵的念頭。作為家中長子,徐德成家人并不同意他當兵,認為他應該繼續讀書,但徐德成立志報國,對軍隊充滿了向往,即便家人反對,他還是義無反顧報名參軍,成為了一名軍人。

    繁忙生產之余的籃球比賽

      2入朝駐守“三八線”

      資料顯示,三臺縣作為人口大縣、兵源大縣,當時有萬余人報名參軍,全部合格有8800多人,最終正式入伍2000多人,徐德成就是其中一員。想起第一天當兵的場景,徐德成不禁笑了笑。

      “我從曙光走路到三臺,衣服鞋子都是破破爛爛的,臉上的污泥像銅一樣厚,把征兵的指導員都嚇了一跳。當時報名參軍的很多人也和我一樣,渾身都是臟兮兮的。指導員安排我們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洗澡,搞個人衛生,整整花了一個星期才收拾干凈。隨后,我們新兵坐上車,一路向北行進。”徐德成說,剛剛入伍的時候,他們還戴著解放軍的胸章,不知道會被安排到哪里,走到沈陽蘇家屯后,配發志愿軍的胸章,這才曉得是要到朝鮮去。

      入朝后,徐德成成為中國人民志愿軍73師219團2營重機槍副射手。當時停戰協定已經簽訂兩年,徐德成所在部隊被安排駐守“三八線”,這是極其重要的任務。

      “大概有250多公里的戰壕需要我們守衛,為了確保安全,分為守一線、守二線。我們負責守二線,一旦發現緊急情況,需要第一時間支援一線,因此容不得半點馬虎。”徐德成說,為了確保安全,每次兩個人一班,兩個小時輪換。除了堅守“三八線”外,他所在部隊還參與朝鮮人民軍的營房建設,給當地修橋、修路等。“那時候條件艱苦,一方面要守好三八線,謹防敵人再次入侵,另一方面要參與援建,時間緊,任務重,通常是早上天還未亮就上山采石頭,背運石頭,用來砌墻,特別累。不過,再累再苦我們都沒有任何抱怨,高質量地完成了任務,在朝鮮人民面前展現了中國軍人的優秀品質。”

      1958年3月,抗美援朝志愿軍開始第一輪撤軍,在離開故土3年后,徐德成回到了祖國?;貒?,徐德成所在部隊在哈爾濱駐守一年。隨著國家社會經濟的發展,大量軍人退伍參與經濟建設,徐德成原本可以被安排到大慶油田、玉門油田等單位,考慮到離家遠以及不適應北方氣候等原因,他最終選擇退伍回老家。

    拔河比賽

      3投身“三線”搞建設

      1959年3月8日,徐德成轉業回到綿陽,投入到轟轟烈烈的“一五”計劃重點項目建設中。他當時被分配到綿陽涪江有線電廠,該廠是躍進路上“四廠兩院”之一。

      上世紀60年代,在緊張的國際局勢下,國家實施“三線”建設戰略布局,綿陽被選中成為“三線”建設專區,躍進路列為建設的重點。“綿陽‘三線’建設的主陣地在躍進路,躍進路當時由北向南全長一公里,寬度約6米左右,是泥土路面。”在徐德成的記憶中,躍進路上條件很差,晴天一身灰,雨天一身泥,道路窄到兩輛載貨汽車錯車都很困難,交通十分不便。“三線”建設初期,“四廠兩院”根本沒有開建。于是,徐德成脫下軍裝換工裝,和大家開始建廠搞生產。

      “建廠條件非常艱苦,我們的口號是‘有條件要上,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’,職工有的去山上背茅草,有的到綿竹去伐竹,去平武、江油伐木,運回廠區,搭建簡易廠房,隨后才開始安裝機器設備進行生產。”徐德成說,為保質保量完成生產任務,大家都擰成一股繩,心往一處想,勁往一處使,克服各種困難進行生產。大家的誓言是:“時想爹,分想媽,不完成軍品生產任務,無臉回家見爹媽。”鉚足了勁兒進行生產。

      付出終有收獲。1966年后,該廠的空對地雷達、水上雷達、長途載波機、陸地增音機、海底增音機等軍品項目經國家驗收,相繼投入生產。隨后,躍進路開啟了高速發展之路,逐漸成為聞名全國的電子工業一條街。

      1973年,徐德成擔任廠工會副主席,組織全廠職工大搞勞動競賽,促進生產。1979年,他調入福利科任科長兼黨支部書記,為全廠5000多名職工吃飯,7000多名職工家屬洗澡、喝開水盡職盡責。一些車間干部、妻兒在農村的工人,下班晚了,徐德成專門安排食堂為他們準備面條等伙食……這些點滴都成為徐德成內心最美好的畫面。

      “我雖然現在退休了,但老了還想發揮點余熱,所以加入了工區街道黨工委組織的紅色宣講團。”徐德成說,他從2021年開始給黨員、干部、居民、社區矯正人員講紅色故事、“三線”建設等內容,通過他的講述,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老一輩們愛國奉獻的事跡。“今后我還要繼續講,一直講下去。”

      記者手記

      從去年年初,陸續采寫了一系列老兵的故事,每一次采訪都會被他們身上的精神所感動。那時候,外有強敵入侵,內有戰亂不斷,普通人想要基本的生存都不容易,但他們始終有一顆赤誠的愛國心,不顧一切地入伍參軍,拿起槍保家衛國,即便“拋頭顱、灑熱血”也不曾退縮。

      如今,山河無恙,歲月靜好,離不開他們的立志報國,離不開他們的堅定信仰,離不開他們的奉獻犧牲。正如抗美援朝記錄電影《1950他們正年輕》里說道:因為他們相信未來,我們才有現在。感謝他們的“相信”,我們才有當下的幸福美好,感謝他們的“相信”,我們才有機會續寫幸福美好。

      (陳霞 綿陽日報社融媒體記者 鄭金容 文/圖)

      編輯:譚鵬



    相关新闻:
    图片推荐
    国产精品边做奶水狂喷有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