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新聞熱線:0816-2395666
    設為首頁
    加入收藏
      您现在的位置: 首頁 > 娛樂 > 正文
    《黨的女兒》唱響國家大劇院
    发稿时间:2021-10-29 10:11   来源: 北京日報

      陰云密布的贛南大山里,高亢激昂的山歌沖天而起,老支書、田玉梅等8位共產黨員昂然不屈地走向開滿杜鵑花的刑場。敵人向他們舉起了槍,英雄的鮮血染紅了腳下的土地。大雨中,田玉梅死里逃生,她浴血悲訴,決心要與敵人戰斗到底……

      昨晚,國家大劇院版經典民族歌劇《黨的女兒》再次回歸。本輪演出延續了上一輪的原班人馬,繼續由中國交響樂團團長李心草執棒,1991年歌劇《黨的女兒》原版導演之一汪俊執導,著名歌唱家雷佳、廖昌永、薛皓垠等領銜,國家大劇院歌劇演員隊、合唱團、管弦樂團以及中央民族樂團的演奏家共同上演。

      雷佳在劇中飾演核心人物、高尚頑強的共產黨員田玉梅,她用唱演俱足的功底把田玉梅演繹得有血有肉。比如在全劇戲劇沖突最強的第六場,桂英犧牲、田玉梅掩護戰友、帶女兒英勇就義等情節環環相扣,田玉梅近8分鐘的詠嘆調“萬里春色滿家園”中飽含對孩子的殷殷囑托、對故園鄉親的拳拳感恩,贏得了全場喝彩。

      “我記得在第一輪首演時,一個二年級的小朋友看完演出后立刻寫下了一篇作文,開頭就是‘中國共產黨不是隨便建立的,多少烈士的鮮血鋪就了道路’,我想這就是經典的魅力,它能經受住不同時代觀眾的檢驗。”雷佳說。僅僅相隔3個月,《黨的女兒》便重回舞臺,雷佳認為,“在慶祝建黨百年的時節,這部作品更能喚起觀眾的共情和共鳴。它激發大家去回望偉大征程的艱辛與不易,同時也更加珍惜當下的幸福生活。”

      李心草:傳承民族經典要從“小節”做起

      “杜鵑花呀,杜鵑花呀,花開滿坡滿山洼呀……”伴著悠然哀婉的吟唱,舞臺上,田玉梅慷慨赴死,決然的身影融進漫山遍野的花海;樂池里,李心草全神貫注,把樂譜翻到了最后一頁。

      這份厚重扎實的譜子,凝結著當代中國音樂家精益求精的態度和對前輩的滿腔敬意。“從30年前首演開始,《黨的女兒》中所有音符的嚴謹性就已經定格了。”李心草始終認為,復排傳承經典,“守正”是第一位的。但隨著年歲流逝,整理樂譜的迫切性越發凸顯,比如,30年前還沒有電腦打譜技術,“手寫一部這么宏大的歌劇,不可能完全沒有筆誤?!饵h的女兒》又是集體創作,每位創作者都有自己的習慣,樂譜上的標記不太統一。”一代代演員各自有不同的處理方式,也會與作曲家們不斷探討、不斷修改,很多內容雖然形成了書面記錄,但沒有在原始譜面上體現出來。

      “類似的問題,在我們很多原創歌劇和民族歌劇中都出現過。”但遺憾的是,演出和排練時間往往相當緊迫,幾乎沒有人花大力氣處理這些問題,“這直接導致很多作品的樂譜沒有足夠權威的版本,甚至有些原創歌劇的譜子一直沒機會進行系統化的排版校對,幾十年了還在用手抄稿。”數不清的指揮和樂團都在上面留下了修改的痕跡,再經過來來回回的復印,“毫不夸張地說,這些分譜拿到國外去演出時,已經變成天書了。”

      本版《黨的女兒》啟動創排工作時,創作團隊下定決心重新整理一遍樂譜。李心草主動請纓,由自己主要負責,經過王祖皆等原作作曲家的同意后,他帶上助理,邀請音樂學院作曲系學生、國家大劇院鋼琴伴奏等工作人員共同加入。“最初以為有個四五天就能做完了,但實際上我們用了兩個星期。”小團隊既參考了演員們的筆記,查閱了各種書面材料引用的“參考文獻”,也仔細觀看了前輩藝術家們留下的錄像,“整理時,我們都覺得這個工作太必要了。大家判斷,這部作品將會成為有史以來中國歌劇最完整的樂譜。”

      今年7月,本版《黨的女兒》首演之際,許多主演都參與了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文藝演出《偉大征程》,劇組的排練日程因此相當緊張,“當然,排練時,我們又會發現一些不太嚴謹的地方,但如果不是做了前期工作,排練效率一定會大打折扣。”李心草感慨。反響空前的首演大幕落下后,他還是惦記著譜子,又拿出幾天時間校對了首演時遇到的問題。至今,小調整依然不斷,從前不會用電腦打譜的李心草,現在已經用得得心應手,“以后只要有空,我會把總譜、分譜、鋼琴譜一小節一小節再從頭校對一遍。”(記者 高倩)



    相关新闻:
    图片推荐
    国产精品边做奶水狂喷有码